#3 錦心綉口第3冊~心動暗號|王子和恩地在各種考驗磨礪中,彼此愈加堅定對對方的愛,而現在王子甚至想要公開與恩地的戀情?

為讓海選王妃更加吸引國民,這場選妃竟開始刻意配備劇本,可現狀卻總在跳脫劇本,狀況百出。恩地與王子的秘密愛戀繼續磕磕絆絆,佳麗間依然明爭暗鬥,驚爆迎賓館內的恐怖靈異事件。新人男管家佐岩盡職盡責,卻傳出與王子緋聞,他的神秘身份疑點重重?王子和恩地在各種考驗磨礪中,彼此愈加堅定對對方的愛,而現在王子甚至想要公開與恩地的戀情?

黃冠的通情達理與謙和禮讓,反倒讓昭熙自慚形穢,無地自容了。原本言之鑿鑿,說話在理的昭熙現在反倒被黃冠襯托得無理取鬧,不通情理了。就算是憑自己的能力發現了約會卡現在卻也好像是從黃冠那裡得到了莫大的恩惠似的。昭熙嘴上不說,心頭必定氣得牙癢癢。

「那昭熙學姐,祝願妳今晚能和王子愉快地共進晚餐!」這句聽來暖心的祝福儼然像是最後兇狠的補刀,昭熙聽得咬牙切齒,恨不得即刻扇她一巴掌。而黃冠則露出了那副「我才不屑和妳搶,以後我的機會多的是」這種表情。

於是,這場風波算是暫時平息了。

我們暫時回到了化妝間,每個人都坐在化妝臺前由化妝師進行補妝。昭熙就坐在我旁邊的位置,剛才她的不悅早就被奪得約會卡的喜悅一掃而光,此刻的她正掃描約會卡背面的QR碼,當那聲確認音「嘀」響起,那就意味著尹昭熙將成為這次和王子約會的對象。

這莫名的讓坐在旁邊的我感到別扭又不甘,原本拿著這張約會卡的人是我啊!我鬱悶地注視著化妝鏡中自己那張失望至極的臉,精疲力竭地陷在了椅子裏。

只聽耳邊傳來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響,原來昭熙正興奮地手拿約會卡變換身姿連續自拍,隨後她邊自言自語嘀咕著,邊將照片一一發送到給她的前男友們。於是,我就好奇地湊過身去,瞥見了她手機裏長長的聯絡人名單,只是這樣輕瞥一眼,我就被她的前男友名單嚇了一大跳。有單曲蟬聯排行榜數周的當紅人氣歌手,有某足球俱樂部高價簽約的守門員,有某超人氣男團的隊長,甚至還有超級巨星niar!

「我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錯過的人到底是誰!」於是,忙著把前男友當箭靶的昭熙,她手中的手機頓時就成了一把強力弓箭,她嗖嗖地不斷朝著那些人發射出一把把自拍照銳箭,要正中靶心,扎疼他們。

頓時,我失神地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昭熙點開聯絡人名單中的那一個個鮮亮的人名,可是有關這些人名的光環,名氣和緋聞全都通通即刻淡去飄散,就只剩下這一個個單純代表名字的字符,是這一個個姓名漢字深深地、刺紮疼著我的眼睛,我拼命睜大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這下,我的胃裡頓感翻江倒海似的難受又激動,腦海裏思緒萬千,靈光乍現。

終於,我猛地坐起了身子,隨後騰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了身,大聲地質問昭熙說:「妳的手機難道可以添加其他聯絡人嗎?」

她被我突如其來,抬高嗓音的發問嚇了一大跳,肩頭也隨之猛地顫動了一下。

「妳是在野豬嚎嗎?聲音幹嘛這麼大?」昭熙不滿地說著,輕按著自己的側耳。

「我剛才是問妳妳的手機難道可以加其他聯絡人嗎?」這回我壓抑著內心激蕩的心緒,神經緊繃地向她再次確認道。

「為什麼不能加?」她理所當然地反問我,連頭也沒抬,悠哉悠哉地只顧繼續垂頭傳訊息。

她這漫不經心的回答簡直讓我震驚炸裂,我緊盯著她的手機,仔細打量著她手中這看似與我並無二異的積木手機到底有什麼不同。

「那妳到底是怎麼新增聯絡人的呢?」我心急地追問。

這下,尹昭熙輕蹙細眉,滿臉不耐煩,用眼角餘光輕瞥我一眼,沒好氣地敷衍答道:「按添加再確認不就加上了嗎?」

我驚喜又納悶,真的就這麼簡單?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我再度嘗試添加承勛哥和承美的電話,卻詭異地都提示「操作失敗」。

「可是我的手機就是沒法加其他聯絡人啊!」我惱火又焦心地嘀咕著,此刻的我恨不得能透視她的手機內部構造,看看在這完全相同的機型內我們到底有什麼不同。

經不住我的哀求糾纏,昭熙把她的聯絡人頁面在我面前傲慢地晃了一眼,她那鑲嵌著亮珠的美甲甲片反光刺痛著我的眼睛,可我分明是她手機裏滿滿的親友列表刺痛著我。

為什麼她能添加,而我卻不能呢?

事覺蹊蹺,我趕忙扭頭問詢了身周其他數名佳麗。塔希拉告訴我她遠在伊拉克巴格達的朋友的國際電話都可以順利添加,更何況是國內朋友的手機號呢?」,秀美則告訴我說自從她入宮以來,不少宮外陌生買家添加她為好友,開網店要拓展客戶的她在改換積木手機後,已經添加了五百多個好友聯繫人了。

看來周圍並沒有任何一位佳麗遇到和我相同的手機故障,直到今天的行程結束,回到迎賓館,我仍在冥思苦想卻又不得其解。

於是,我敲開了延智妍的房門,特意過來請教她的意見。看她房間裏都堆滿了各種電子設備和數據線,而她平時也都在搗鼓電腦和手機程式代碼,我們都知道這方面她很在行。

沒想到延智妍連我的手機看都沒看,就斬釘截鐵地告訴我說:「很明顯是因為只有妳的手機被限制添加聯絡人了。」

我吃了一驚,反問她:「為什麼我的手機會被限制呢?」

「那妳就要親口去問問那個屌王子到底為什麼要送妳這種爛手機了?畢竟妳可是他一見鐘情的心動女孩。」智妍用那副陰陽怪氣的語氣調侃道。

聽她這麼一說,我真是羞愧到了極點,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手機會有這種限制,但我確定無疑知道我肯定不是王子殿下一見鐘情的心動女孩。因為他說過「所有的初次相見都是久別重逢」,這句重要線索和提示根本與我完全不符,在此前我可沒有任何機會或者能在任何場合遇到過他。

「妳當然是。」延智妍確定無疑地對我說,「從我們拿到手機的第一天開始,我的監測數據就顯示只有妳可以主動給王子傳訊息,打電話,其他小賤人的手機都不可以,而且那個滿臉我要罩妳的屌王子居然也真的只跟妳主動聯繫,所以毋庸置疑,他的心動女孩當然是妳!」

智妍的話聽得我心潮澎湃,面紅耳赤。

而當下,我也只有當面向王子殿下對質,聽他親口解釋,才能弄清楚我的手機受限的緣由。於是,我向智妍道別後,即刻奔出房門,緊握著手機朝著王子宅邸的方向快步走去。




第3章 受限


走過林蔭小徑時,我仰起頭透過樹葉的間隙望見了陰雲密佈,不見一絲星點的夜空,彎彎的月牙兒無力地垂吊在半空,身周滿是團團疑雲,她好像也正撇著嘴在替我困惑。月光將我的身影拉得好長,我不免注視著自己的影子,覺得不管我走到哪裡,都好像如影隨形地暗中被誰限制住,被誰監視住。

當我來到王子的宅邸門口,發現王子的花園裏似乎正有客人時,我就沒敢直接貿然闖入,而是繞道伏在了花園門口的圍欄上,悄然地透過間隙觀望著裏面的動靜,原來王子殿下正和盛裝打扮的尹昭熙共進晚餐。我忍不住好奇地朝裡面張望,這偷窺的舉止簡直像個猥瑣的看客,失禮至極。

「恩地,妳是來找王子殿下的嗎?」這個熟悉的聲音突然把我嚇了一跳,我趕忙鬆開了抓住圍欄的手,端正地站直了身子,扭頭一看,是夜間在王子宅邸外執勤的他。

「承勛哥。」我輕喚著他的名字。

他頭戴高聳的黑色禮帽,穿著鮮紅色的雙排釦制服,下身著一條深黑色的長褲,這身侍衛制服是這樣合身,顯得他愈加修長筆挺。

被承勛哥撞見這一幕,我頓覺尷尬不已,一時竟答不上話來。我不敢看他那雙誠摯澄澈的眸子,對他我始終心懷內疚。以前我總覺得他本該是我人生中的男主角,可我現在卻誤打誤撞,成了這場王子的皇家大戲中的女群演,一想到明天我又要繼續按照劇本給女主角們配戲,我就鬱悶至極。

眼下,花園內矗立的黑柱立燈散發著朦朧的光輝,映照著燭光餐桌上的饕餮盛宴,小提琴重奏的樂隊成員正站立於桌邊演奏,而這都屬於今晚憑著約會卡與王子共進晚餐的尹昭熙。

似乎看出了我眼中不經意間流露出的羨慕,承勛哥竟然開口對我說:「今天的晚餐王子本來邀請的人是妳,王子殿下為了妳破費心思。沒想到妳沒來,倒是尹昭熙過來了。」

「呃?」我吃了一驚,卻並不想在承勛哥面前露出意料之外的竊喜,反而質疑道:「妳怎麼知道他是為我准備的呢?他可以邀請任何一位佳麗過來共進晚餐。」

「他當然是專門為你准備的,因為王子殿下在今早還有來問過我說恩地妳最喜歡吃什麼,最喜歡聽的是哪首歌。」

「王子真的這麼問過你?」我將信將疑。

承勛哥肯定地點點頭,王子為什麼非要問承勛哥,而不直接來問我呢?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一聲「恩地!」的叫喊打斷了我們的對話,我們倆不約而同地抬起頭,循聲望去,見到身著白襯衫,罩著深藍色西服的王子正朝著我們走來。

「太好了,恩地,妳終於過來了!」王子忙著拉過我的手腕,我卻並不習慣在承勛哥面前和他牽手,慌亂地從他的掌中抽出了手。結果弄得承勛哥頗顯尷尬,王子也面露不悅。

王子見狀,反而更是掐住我的手讓我掙脫不得,這個舉動像是故意在挑釁承勛哥一樣。

「王子殿下,我過來是有話跟你說。」說這話時,我還不由自主地輕瞥了眼承勛哥,因為我還顧忌著承勛哥的感受。

「恩地,我跟妳說了,私下裏不要叫我王子殿下,聽來多生疏。」他再次提醒道,「叫我淩天哥吧。」

我頓時心慌意亂,抬頭看著他們兩個人,意識到王子潛藏的某種動機,我蠕動著嘴唇怎麼都說不出話來,根本沒法開口那樣叫王子。

於是,王子的臉上掠過了一絲尷尬又不甘的神色。

察覺到氣氛突變得異樣,王子的雙手按住了我的肩膀,逼問我。

「怎麼了,恩地?妳可以喊他一口一個承勛哥,但卻不能那樣叫我嗎?」

我感知到此刻王子的掌心正在我的肩頭稍稍使力,似乎是在逼迫我用那個對「承勛哥」相同的親暱稱呼來叫喚他。可王子殿下,我並不是你手中的玩具,我不是連鎖超市裏販售的那種一捏就會嗷叫的塑膠小豬,只要你用力捏我,我就會順遂你的意思喊你的名字。

這時候,承勛哥就上前抓住了王子的臂膀,示意他鬆開我,「殿下,你這樣會弄疼恩地。」

「唔……」我不適地低呼出聲,這下王子真的弄疼我了,他的力氣實在好大。

終究王子還是鬆開了掐住我肩頭的雙手,我卻執拗地依然沒有開口喊他,他溫柔地瞪了我一眼,用力甩開了承勛的手。

我倒吸一口涼氣,趕忙解釋。

「王子身份尊貴,那樣隨意稱呼未免太過冒犯失禮,恩地不敢。」

王子沒有追究,說著「跟我過來」隨後就緊拽我的手腕,將我拉進了花園。

這下他可就沒有了往常的彬彬有禮和風度翩翩,這短短的路程,他卻拖著我闊步疾走,我近乎要趕不上他的步伐,兩步並作一步,走得我氣喘籲籲。

在繁花似錦的園內,藉著燈光,我低喘著氣,看到滿桌的佳餚竟然沒動上幾口,湯裏還蒸騰著微微熱氣,遠望小提琴樂手整理樂器的背影還若隱若現,正要離開,這像是一場匆忙結束的晚餐。

可我無暇顧及這些,只想開門見山地問他有關手機的事。

沒想到王子還沒等我開口,反倒先問我了。

「難道妳不好奇為什麼我跟尹昭熙沒有吃完晚餐嗎?」

我回望餐桌,的確感到納悶。

「為什麼呢?」

王子反而賣起了關子,曖昧地俯下身來,鼻尖近乎與我的相觸。

「那妳要先告訴我,我跟其他女孩單獨吃飯,妳吃不吃醋?」

看他揚起嘴角壞笑的模樣,被他看穿心思的我都不好意思回答了,只是點點頭,小聲回應。

「有點」。

「只是有點嗎?看妳這麼悶悶不樂的表情,應該是非常吃醋才對啊!」他說著,伸手捏了捏我的臉頰,「恩地吃醋起來樣子真可愛!妳知道嗎?我有多麼高興看到妳因為我吃醋,這不正說明妳也像我喜歡妳一樣喜歡我,妳也像我在意妳一樣在意我?」

雖然我嘟起嘴不想承認,但終究還是默認了。

王子之前的不悅一掃而光,轉而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恩地,其實今晚我一直都在等妳過來吃晚餐。原本不是妳拿著約會卡的嗎?沒想到結果卻等來了別人拿著約會卡過來。不過我跟她吃著吃著,因為有突發緊急狀況,所以就只好跟她道歉,說要處理情況趕緊把她先送走了。」

「什麼緊急狀況?」我不禁替他擔心起來。

他那雙勾魂攝魄的黑眸直勾勾地盯著我,帶著一種柔情蜜意的審視。

「發現自己最心愛的女孩正在跟皇家侍衛聊得起勁,這難道不算是最緊急的狀況嗎?所以我就倉促結束了晚餐,趕緊出來了。」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那股感動又焦躁的情緒交織著一湧而上,讓我不知如何回應他。

「恩地……」這下,月色下王子溫柔地擁抱住我,那股甜蜜而溫柔的氣息迎面而來,恍惚間像是一陣陣夜晚溫熱的暖風拂來,可卻又讓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感到一陣不言而喻的寒意,「恩地,我真想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地守住妳,不想讓妳再跟別的男人說話。」

他不經意間脫口而出的這句話終於刺激著我掏出了手機,鼓足所有膽氣,滿腔不悅地質問他。

「難道就是因為這樣,我的手機才被受限的嗎?」

這下,他鬆開了我,那張俊美的臉孔頓時僵固住,我琢磨不透他這副訝異的神情到底是因為我從來沒敢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過,還是因為我當面質問他馬上就要揭穿他的伎倆讓他不安。

王子沒有回答,只是那雙英俊迷人的光亮明眸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我,撞上他溫柔眸光的那一瞬間,我竟又不自覺地心軟。因為這雙閃爍著綿綿愛意的黑眸能釋放出比手機手電筒更刺眼的光亮,點亮整個漆黑的夜晚,可轉念一想自己的手機不正是因他而受限,又陷入了無盡暗黑之中。

「王子殿下,我在問你呢!為什麼我的手機會受限?是你讓我的手機受限的嗎?」

王子試圖安慰我焦躁的情緒,他蠕動嘴唇低喚著我的名字。

「恩地……」

這低沉的嗓音像是手機揚聲器流淌的HiFi音質般悅耳動聽,聽到他的呼喚我又不由自主地著迷上他,但轉念一想因他受限的手機,它的雜音又在不斷擾亂我的心弦。

「我問你,其他女孩的手機都能添加其他聯絡人,為什麼我的卻不能加?所有佳麗的手機不都是王子殿下親手送的嗎?為什麼唯獨我的手機會被設置成受限呢?」我仰著頭,急衝衝地一股腦兒把心頭鬱結的質疑全都傾倒出來。

「恩地,我要提醒妳的是,妳現在是在方宮裡,妳現在參加的是我的選妃,作為王子的候選王妃,原本妳就會受到限制,並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為所欲為的。」王子那副理所當然,高高在上的樣子在不斷提醒我,方宮裏沒有自由,只有受限,而這一切都是作為候選王妃所要付出的代價。

「如果那樣的話,為什麼不把所有候選佳麗的手機都設置受限,唯獨只限制我的手機呢?」

「妳難道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嗎?」王子的濃眉微蹙,直截了當地告訴我說,「因為我根本不在乎其他女孩,我只喜歡妳,只在乎妳。我覺得既然我是妳的男人,妳就不需要再跟其他任何男人聯絡了,所以才把妳的手機設置成添加聯絡人受限。」

我瞪大著眼睛,簡直不敢相信他的這番所言。

「如果王子說是因為喜歡而非要限制對方,我並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但我是從一拿到這部手機時開始就不能加人,那天是我才入宮的第一天啊,我和王子殿下還不熟識,你更談不上喜歡我,可我的手機卻是從那時起就被設限了,那又是為什麼呢?」我困惑地質疑道。

「當然是因為我在妳入宮前就已經非常喜歡妳了。」他脫口而出,「所以妳一進宮,我就千方百計想著限制妳,想要妳只能跟我聯絡。」

我真是覺得難以置信,駁斥他。

「可我在入宮前,王子根本還不認識我,我們都從沒見過面啊。」

「誰說沒有見過面?也許妳不認識我,但是我卻認識妳。」

我訝異不已,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何時何地有見過尊貴的王子殿下。

「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呢?」我追問他說,「如果入宮之前我真的能有幸見過王子,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呢?告訴我我們什麼時候見過面呀?」

「以後妳會想起來的。」

就算我刨根究底地追問,他也不肯多言。於是,言歸正傳,我向他抗議說:「如果王子殿下真的那麼喜歡我,甚至說在我入宮前就認識我,喜歡我的話,難道不該給我必要的最基本的信任,立刻解除手機限制,讓我可以添加其他聯絡人嗎?」

我理直氣壯地反擊他,王子卻只是直勾勾地注視著我,卻並不急著回應我,反而試探著問起我。

「恩地,如果我給你解除限制的話,妳會想要加誰呢?」

這回換我沉默了,原本脫口即出到嘴邊的那個名字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妳是想要加他嗎?」王子隱晦地問道,雖然沒有直白地說出他的名字,可他卻偏過頭,朝著花園外駐守的那排侍衛望去。他的眼神中透著嫉妒和不甘,王子早就心知肚明那個「他」是誰。

「恩地,妳根本不需要加他為聯絡人,如果你需要和他聯絡,妳可以用我的手機給他打電話!」這下,王子居然又掏出了他那部黑色手機,翻開了聯絡人列表,點開了他的名字。

「成承勛。」他帶著挑釁的口吻輕念出了他的名字,「以後有什麼事要跟他聯絡的話,我會把我的手機借給你用,你在我面前直接打電話給他就好了。」

我被他氣得哆嗦,說不出話來,賭氣地瞪著他。看出了我的委屈,他收起了自己的手機,輕刮了下我的鼻子,故作輕鬆。

「那妳告訴我,妳要聯絡他做什麼?你們倆都要聊些什麼呢?」

「王子殿下,我明白作為候選王妃的本分和操守,而身為皇家侍衛的承勛哥也懂得應盡的職責和義務。你待我和承勛哥不薄,你對我的厚愛和善待,對承勛哥的提拔和器重,我們通通都銘記在心,萬分珍惜。所以,我和承勛哥不可能去做逾越宮中規矩,破壞道德底線的事,也絕對沒有想去做任何辜負王子心意,惹王子生氣的事情。

王子殿下,你可知道在方宮裏,每次我如果見到承勛哥能跟他說上話的話,我的腦海裏總會不由自主地首先想到你,牽掛你,擔心你會不會多慮,只想一心一意忠實於你。而承勛哥總會告訴我王子你是如何為我著想,如何關心我,他總在誇讚你的體貼溫柔。但這從來不是因為承勛哥畏懼你的頭銜和權勢,想要順遂王子你的意思藉此恭維你,而是因為承勛哥作為皇家侍衛也對你滿懷赤誠的效忠之心。此前他發現了叛軍滲透進我們候選王妃中的蛛絲馬跡,但因沒有確鑿證據,向上級匯報後也沒有回應,所以他才尋求我的幫助,要我把掌握的各位佳麗的動態告訴他,提供線索,來求證叛軍滲透是否屬實。這就是我為什麼急著要把手機解除限制,要和他聯絡的原因。」

聽到這裡,王子似乎鬆了一口氣,原本犀利審視的眸光變得柔和,他的目光溫柔地籠罩住我,隨後他按住了我的雙肩,語重心長地開口了。

「恩地,關於叛軍的問題,我不需要妳幹涉,我會找成承勛單獨面談。」

「那我的手機終於可以解除限制了吧?」

王子卻沒有直面表態,他的大掌掌心掂量著我的手機,似乎在猶豫思考。

「雖然在皇家侍衛的職責履行上,我絕對相信成承勛,他剛直不阿,從來都不畏權勢,不逢迎,不偏私,而且有勇有謀,資質過人,這點我認同。但在私人感情上,抱歉,我選擇不相信他。以一個男人的角度來說,我很清楚成承勛對妳的感覺和想法,毫無疑問他喜歡妳,而且是非常喜歡妳,這點我確定無疑。所以恩地,原諒我這種自私狹隘限制妳手機的做法,因為妳的心裡只准有我,妳的手機裏也只准有我。」

他終究沒有解除限制,重又將這部手機塞回了我的手中。

我怔怔地杵在原地,一時無語。

之後,我回到了迎賓館,精疲力盡地仰臥在了房間床榻上,擺弄著這部之前讓我動心,如今又讓我煩心的手機。翻看著熒幕裏王子方淩天的頭像,注視著他寬闊的肩膀,熟悉的背影,我的心間交織著難以言喻的喜怒哀樂。

我並非不懂人情世故,不知天高地厚,畢竟在方宮內我們的衣食住行費用全由皇室承擔,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仰人鼻息,寄人籬下,受人限制也實屬意料之中。再轉念一想,唯獨我的手機受限不也正是唯獨我受寵所要付出的代價嗎?

此刻,我不由自主地伸手輕觸著屏幕上王子「方淩天」的名字,這個專制霸道,意圖控制我,限制我的王子殿下,我卻沒法純粹地厭惡他,抵制他,因為我的心間正交織著對他的喜愛和反感,這兩種截然相反,完全矛盾的心緒正佔據我的心頭,相互較勁。

我是這麼喜愛他,因為有生以來還沒有誰像滿腔柔情的王子殿下這樣關注我,在意我,我怎能不感到受寵若驚,深深地愛著他呢?

可我又這麼反感他,因為有史以來還沒有誰像控制慾強的王子殿下這樣監視我,限制我,我怎能不感到不堪重負,深深地抗拒他呢?

我猶豫著,伸出手指想要輕觸他名下的那個「封鎖」按鈕,卻又遲疑著縮回了手。

仔細翻看著手機裏和他傳送的每一條訊息,回想著電話裏他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可現在我並不在琢磨王子,而是在思索著淪陷於王子的愛中的我自己。

於是,我看到了一個為愛癡狂,迷失自我的年輕女孩,儘管她不開心,不樂意,但她還在逼迫自己在對待手機受限這件事要繼續忍氣吞聲,逆來順受,而這樣做只是為了避免王子厭惡我,冷落我,以此換來更多王子殿下對她的信任和寵愛。

天啊,我感到自己比豬還蠢!

我為什麼要為了討好王子而刻意扮演豬圈中溫順聽話的小豬仔角色呢?

不,我明明是頭熱愛自由,有獨立思想的純正小野豬啊!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向王子殿下嘶吼嚎叫,控訴他限制我的手機是對我的不尊重,不信任!我完全不接受這種扭曲狹隘的愛的方式!如果王子真的喜歡我,就該了解並且尊重我的本性,因為其實我就是這樣一頭不會被輕易馴服,需要信任和包容,而且野性勃發的小野豬!

想到這裏,我就熱血沸騰。在床單上一翻身,我就緊捏著手機,伸出了我的小豬蹄,不管不顧地執拗地按下了「封鎖」鍵,這樣一下就把王子殿下從我的聯絡人名單裏徹底封鎖了。

我終於奮力回擊,這才得以如釋重負地發出了一聲勝利的豬嚎「嗷!」

《錦心綉口3》電子書內頁

購買本書《錦心綉口3》


錦心綉口皇室羅曼史系列書目

meitu-prince.png

方凌天

方國王子

方國王子,王位第四順位繼承人。高大英俊,正直勤勉。王子在選妃前就深深愛上了善良的她,他費盡心思要讓恩地進入方宮,只是為了一心一意地報答她,保護她,寵愛她…

11meitu-endi.png

​袁恩地

方國灰姑娘

因為家境貧寒而被母親催促報名參加選妃的平凡少女。溫婉可人,個性單純善良,擅長做豬排飯的她在餐廳打工,補貼家用。對自己闖入選妃決賽感到不可思議,對王子的心意尚且一無所知,和王子互動也讓她格外緊張害羞……

讀者支援表單 | 填表後琴研會在24小時內回復您,或用右下角chat即時通訊直聯我
arrow&v

琴研作品在Google Play上架

meiyan.png

琴研

​電子書作者

我是一名來自方國的自助出版獨立作者和多國語學習者。方國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君主立憲製新興國家,我們的民族以與生俱來的浪漫主義著稱。

出生成長在方國的我,從兒時起就熱衷搭地鐵遊方國,便利的地鐵系統遍佈方國全境,我深深熱愛這片國土。懷揣著小說家夢想的我在創作中把方國地標和風情都融入其中,並像單字地鐵站名那樣,也用單個漢字作為書名。

長大後的我一邊在線上教外語,製作外語學習書,一邊創作熾烈煽情的羅曼史。每每遇到困難,我就思考方案,學習技能,嘗試各種辦法解決問題。寫作,美工,代碼,電子書和網站製作等都由我親手完成。

為了維持生計也不辜負夢想,我爭取到為方國多個品牌杜撰情色羅曼史進行品牌塑造和故事營銷的寫作機會,雖然始終反響平平,但持續寫作多年後,我還是迎來了寫作生涯的轉折點。在方國王子選妃活動開幕之際,我有幸被方國皇室指定為選妃活動撰稿人,記錄這一羅曼蒂克盛況。

目前我和退出黑社會的丈夫,孩子們,還有一隻豬生活在方國。

half资源 1.png

Written,Designed & Powered by 琴研

​©琴研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21

half资源 4.png

Written,Designed & Powered by 琴研

​©琴研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