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錦心綉口第1冊~命定之愛|從她一進宮進入決賽競存開始,王子就莫名只對她格外呵護關照,無微不至地守護。恩地不明所以,又不禁怦然心動…她並不知道與王子殿下的錦綉姻緣正是因為她的善良之心……

平凡少女恩地雖然已心有所屬,但因家境貧寒,在母親的勸說下報名參加現代皇室的王妃海選。未料,她竟會被王子方凌天選中闖入決賽,而從她一進宮進入決賽競存開始,王子就莫名只對她格外呵護關照,無微不至地守護。恩地不明所以,卻又不禁怦然心動……她尚且並不知道與王子殿下的錦綉姻緣正是因為她的善良之心……


我在這鬱鬱寡歡中度過了一陣子,製作料理,收納整理。不久就聽聞費歐娜已經收到了入選決賽通知,他們全家都喜氣洋洋。雖然我厭惡反感她,但確實她能入圍毫無懸念,實至名歸。

可我未料到的是就在這週一上午,我的手機里竟然也收到了來自皇宮的錄取訊息,大意是說「恭喜袁恩地小姐通過筆試面試,入選為海選王妃決賽的二十三位佳麗之一」。

這下,媽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狂喜之中,正在費家廚房忙活的她趕忙將濕漉漉又油膩膩的手在圍裙上隨意抹了兩下,而後捧著我的手機興沖沖地跑到了費太太面前,欣喜地告訴她:「我們家恩地也跟費歐娜大小姐一樣入圍選妃決賽啦!」

二十年來,媽媽好像第一次有這種揚眉吐氣,能與趾高氣昂的費家平起平坐的感覺,亦或者同樣身為母親的她只是想單純分享自己女兒這個令人振奮的消息罷了。

正坐在沙發上品紅酒的費太太先是一愣,隨後不急不慢地緩緩放下酒杯。

於是,媽媽將我那隻淘汰款的,熒幕上沾了些許油漬的舊手機遞給她看,費太太嫌棄地不願接過,只是戴上老花鏡,湊近了熒幕輕瞥了一眼,隨即脫口而出:「恩地媽媽啊,不要怪我話說得難聽,妳怎麼連電信詐騙的訊息都會相信呢?」

本是來報喜的媽媽頓時笑容僵硬,她顫抖地杵在費太太身旁,像是拿著一件自以為珍貴的古董前來顯擺,卻被鑒定師一眼識別出是贗品般備受打擊。

「自從海選王妃以來,電信詐騙又猖獗起來,現在新聞里天天都在報道,昨天還有整個考區一百多個小女生都同時收到入圍二十三強的假冒通知呢,那做得簡直跟真的通知沒什麼兩樣,恩地媽媽難道沒聽說嗎?我倒不是潑你冷水,只是好心提醒妳,人吧,總歸要有點自知之明的,凡事要先掂量掂量自己再說。所以啊,如果妳們母女倆老是這麼癡心妄想,最後上當受騙,到時候害的還是妳們自己哦!」

費太太的武斷定論雖然滿是輕蔑不屑,卻也並非毫無依據。早在尚未選妃時,就總有人冒充皇室進行層出不窮的電信詐騙。有冒充旅居海外的前皇室成員,聲稱有筆上千億的皇室秘密資產被凍結,需要借用資金解凍,承諾解凍後百倍返還。也有冒用皇室名義宣稱正開發億萬級大項目,承諾吸納國民投資後,投資額將百倍返還。

而當選妃進入到了決賽入圍名單公佈前夕,電信詐騙更加猖獗。雖然騙術漏洞百出,但仍有不少人上當受騙。皇宮正協同警方調查這些連環電信詐騙案,並反復強調如何甄別真偽皇室通知的方法。

假冒的決賽入圍邀請的確在樣式上能夠以假亂真,但會在尾端特別強調需先繳納個人所得稅五千元,以此斂財。而皇室發送的真正的電子喜訊是不會要求任何入圍者轉賬的。

我和媽媽反復將入圍通知書讀了又讀,確認頁面上並沒有要求說匯錢啊。可不知為何,被費太太一說,怎麼看都覺得這通知應該是假的。

於是,媽媽的情緒一下從瓦斯爐的沸點驟降到了冰箱冷凍室的冰點。不管我們母女倆去哪裡,其他的老女傭們,還有左鄰右舍見到我們都會交頭接耳,竊竊私語,暗地里譏笑我們母女的異想天開,把假通知錯當真福氣。

縱使媽媽掏出手機,亮出我的電子通知澄清,可周圍人連看都不看就搖頭擺手,一口咬定「這不可能是真的!」

當周圍所有人全都不相信時,我和媽媽也對這通知的真偽開始產生巨大的懷疑。

所以,皇室將直播宣佈決賽入圍名單的那天晚上,我和媽媽連飯都沒心思燒,一同餓著肚子守在電視熒幕前等待開播。

雖然沒吃晚飯,可我已經被不堪入耳的嘲笑和譏諷餵飽得撐了,根本就不覺得餓。

說來滑稽,我們倆坐到電視前時,竟然都不約而同地動手整理了一下鬆鬆垮垮的家居服,好像我們也親臨現場,會被攝像機拍到似的。

我的懷裡摟著豬仔,輕撫著牠的背脊,實則是在安撫我自己焦躁的情緒。

我們屏息凝神緊盯著熒幕,只見畫面中是段壯闊華麗的方宮航拍夜景,之後,鏡頭切換到了室內演播室,舞台精巧絢爛,燈光繽紛華麗。

今晚的主持人由德高望重的寶爺擔當,雖然人人都尊稱他為「寶爺」,但他並非是那種頭髮花白的老爺爺,正值中壯年的他今年才四十多歲。

他在我們方國是家喻戶曉的全才,身兼電影導演、電視節目製作人還有主持人等多職。作為人盡皆知的軍事電影大導演,迄今為止他所拍的數部軍事電影都斬獲了多項學院派電影大獎。

同時,他還做軍事真人秀電視節目,甚至躋身人才濟濟的方國軍事智庫擔當軍事顧問。只是這樣一位文藝界人士貿然闖入軍界,自然遭到排擠。當其他身經百戰的將軍們忙於擬定各種鎮壓叛軍的軍事行動時,寶爺被晾在一邊,徹底邊緣化了。

然而,就在那一連串的軍事行動全都接連失敗後,失望的皇室終於決定暫時放棄硬派的武裝鎮壓路線,轉而願意嘗試寶爺最初提出的柔性紅粉路線,那就是海選王妃這條路。

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強勢武力的強悍重拳遠不如這記溫柔甜蜜的羅曼蒂克粉拳對聚攏民心來的湊效。

寶爺個頭不高,雙眼細長,今晚頭髮焗油得黑亮的他,一襲黑色西服,系著領結,滿面笑容地向觀眾致意。

「全國的國民們,大家晚上好!」寶爺那渾厚的男中音聽得人精神抖擻,「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海選王妃決賽入圍名單公佈的特別節目!」

話音剛落,觀眾席上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寶爺一番乾淨利索的開場白後,他報幕說:「下面,我們鄭重地有請尊貴的國王陛下和皇后殿下致辭。」

於是,駝背銀髮的老國王和風韻猶存的皇后彼此挽著臂膀,一同登上了舞台,他們的相親相愛是羨煞國民的恩愛典範。

國王先垂頭親吻了皇后的額頭,隨後對著麥克風說道:「感謝所有參與選妃的國民少女們,謝謝妳們的熱情和忠誠……」他的語速緩慢,像是牙疼般有些口齒不清,我觀察著國王和皇后的臉孔,想象著將這兩張臉疊加起來所融合而成的王子的面容會是怎樣的呢?

「下面就有請我們最小的兒子,第四順位王位繼承人方凌天上台親自宣佈他選擇入圍決賽的二十三位方國佳麗!」國王慷慨激昂地說道。

「凌天,祝你好運!」皇后優雅地鼓勵道。

台下的氣氛突然變得異常熱烈,所有場內觀眾都在翹首熱切期待著王子本尊的初次亮相。

我不安地扭動了下身子,腦海中忽而閃過了一幅可怕至極的輪廓,在短暫的片刻內,我記憶中所見過的所有怪胎圖片和電影里的畸形人全都雜亂地拼裝在一起,構成了這素未謀面的王子形象。

伴隨著場內熱烈的歡呼聲,只見那位年輕俊朗的王子從後臺走來。他身姿高大挺拔,身著一襲用料考究,精緻剪裁的深黑色西服,淺灰色的襯衫搭配著簡約的條紋領帶,手持方形信封,邁著優雅的步伐,昂首挺胸,穩健地闊步踏上了舞台。

他登場的這一刻,所有謠言全都不攻自破,觀眾的尖叫聲一浪高過一浪,他的出現也顛覆了此前我對王子的所有預設,我的心頭莫名「噗通噗通」劇烈跳動著。

身形頎長的王子走到立式麥克風前,正要開口向國民問候時,卻發現麥克風只到他的胸口,他神色沉穩,一手捏著方形信封,另一手將支架桿調高了一大截。

特寫畫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青筋突起的手背,修長的手指和修剪整潔的光潔指甲。

這時,主持人走上前來,致歉説:「抱歉,我們忘記給身高一百八十八公分的王子殿下調高麥克風了。」

調試完支架後,王子揚起頭,大方地直面觀眾。

他濃密的黑髮像是西部優質鐵礦區的煉鋼廠出產的細鋼絲一樣烏亮強韌,濃墨黑眉好似方國傳統水墨畫師用毛筆沾著濃墨蒼勁有力的筆鋒畫上氣度不凡的兩道,那雙深邃鋒利的烏黑明眸好似方國盛產的黑曜石鑲嵌於眼窩般熠熠奪目,他高聳的鼻樑則像縱貫方國南北的陡峭山脈。

那確實是一張俊朗迷人得令人窒息的臉孔。

王子揚起嘴角微微一笑,輕啟薄唇,用低沉的嗓音問候道:「各位國民,晚上好!我是方凌天。」

話音剛落,臺下的女孩們全都尖叫著他的名字,湧起了一陣亢奮歡呼,像極了狂熱樂迷在搖滾樂手的現場。

「在我公佈名單前,我必須要向每位參加選妃的可愛姑娘們致歉。很抱歉自從選妃開始以來,因為個人原因我一直沒能露面,直到現在才跟大家正式見面,真的非常失禮,請各位原諒。」

於是,臺下對王子殿下那熱烈的應援聲不絕於耳。

此刻,站在他身旁的寶爺開腔道:「好了各位,首先請允許我在這裡和我們的王子殿下套下近乎。我和方淩天王子其實在數年前就認識了,當時我們正在籌備拍攝一部軍事紀錄片,我和副導演一同前去王子所在的亞洲軍校取景。碰巧見到了剛下課的王子,我和選角導演當時都不禁為傳聞中的王子殿下竟是這般高大帥氣而震驚,所以忍不住建議他朝影視圈發展。但是王子專注於軍校學業,對娛樂圈似乎沒有任何興趣,只好遺憾作罷。但我還是很榮幸今天能在這裡為王子擔當主持人。」

寶爺繼續道:「那麼,尊敬的王子殿下,您能否在公佈二十三位闖入決賽的佳麗名單之前,先和國民們分享一下,你是如何對這五萬多名數量龐大的王妃志願者進行選擇的?」

王子沖著主持人揚起嘴角,狡黠地笑了笑,卻笑而不答。

「王子殿下,我並沒有任何冒犯之意,我只是和其他所有國民一樣非常好奇,對於似乎沒有標準答案的筆試和面試,您的篩選標準是什麼呢?」

王子坦言道:「過去我所做的所有人生抉擇和決策都憑藉著理性和分析,但是對於這次選妃,我全然憑藉感性和直覺。寶爺,抱歉,我只能透露這麼多了。」

寶爺咯咯地笑了起來,攤開雙手對著觀眾做出了無奈的手勢,示意核心內幕他只能挖到這程度了。

「我想對所有參與選妃的女孩們說,不論妳是否入圍決賽,身為王子,我都發自內心感謝妳的熱心參與。」

寶爺點頭,接著引導說:「好的,那麼下面我們就請尊敬的王子殿下方凌天親自公佈他所挑選的晉級決賽的二十三位候選王妃!」

場內再度沸騰起來,而我不經意間也更加攥緊了我懷中的豬仔。俗話說死豬不怕開水燙,我又何必這麼緊張?

這時,只見王子優雅地拆開了手中的方形信封,抽出了一張列印著晉級名單的方卡,他手持方卡,用那磁性的嗓音說道:「下面我宣佈進入選妃決賽的二十三位佳麗分別是——」

他賣關子似的頓了頓,即刻惹來臺下迫不及待的尖叫。於是他伸出食指,輕抵住自己的嘴唇示意,臺下就頓時像施了魔法般立刻安靜下來。

這時,他念出了第一個名字:「芬妮,古畫鑒定師。」話音剛落,觀眾們全都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他宣佈的同時,王子身後的大螢幕上就亮出了那位叫「芬妮」的女孩的3D照片和個人簡介,版面設計得精美絕倫,堪比真正的皇室成員介紹。

「白屹,政壇新秀。」他繼續道,身後的銀幕畫面切換成了一位身著女士西服裙裝的幹练女孩。

「尹昭熙,氣象播報主持人。」

這下,我和媽媽悄聲議論確認,因為我們常常能在電視頻道的天氣預報中見到她。

王子不時隨著觀眾們的視線一同回望後方螢幕,共享這激動時刻。

「延智妍,代碼學院學生,程式員。」眼下他環視四周,似乎在觀眾群中尋找這個女孩的身影,卻未有尋覓到她的芳蹤,王子繼續道,「黃冠,演員,歌手和模特。」

我的心頭咯噔一下,黃冠可是從年幼時一出道就一舉成名的超人氣女藝人,我們周圍幾乎找不到沒看過她和頂尖男星niar合拍偶像劇『雨匣子』的人。

作為才貌雙全的年輕影后,深受國民喜愛的人氣女神,她的名字一被王子念出,就即刻惹來了海嘯般的追捧和歡呼。

而黃冠本人和家人就在現場的觀眾席上,特寫鏡頭立刻鎖定在了她身上,她看上去比影視劇里還要嫵媚動人。而皇宮侍者則周到地即刻奉上鮮花和蛋糕為親臨現場的入圍佳麗道賀。

名單至此,不免給人一種或許只有知名人士才能入選的錯覺。

然而,王子隨即所報的一連串名字的確大部分都是工薪階層的平民之輩:「品唯,牙膏推銷員/徐可蒂,實習律師 / 朱莉雅,軍校護士 / 粒米,靈語系學生 / 暮苜,獨立攝影師 / 朋洁,髮型模特 / 鱘紫,美人魚表演者 / 艾蒲,電話客服專員。」

王子每念完一位候選佳麗的芳名,臺下都會為其祝賀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我扭頭看到媽媽眼眶通紅,她低垂著頭哽咽著,眼神中滿是著失落,因為連剛才長長的平民女孩名單中都沒有我的名字的話,入選的機會就愈加渺茫。

媽媽緊緊抓住手機,意識到我們收到的那份晉級通知書可能的確只是電信詐騙。

此刻,王子的名單還未結束,他微笑著,皓齒微露,唸道:「費歐娜,紅酒專業學生,品酒師。」

這下鏡頭切換到了親臨現場的費歐娜一家,盛裝打扮的費歐娜和她的雙親激動得熱淚盈眶,全家人向王子感謝致意,一家人親密地相擁在一起。

隨後,捧著鮮花,邀請函和方形蛋糕的侍者將這份賀禮親自送到了費家面前,他們切開蛋糕和其他觀眾一同分享了這驕傲甜蜜的時刻。

我和媽媽心照不宣,這下毋庸置疑那份通知書果然是電信詐騙,我們不過只是空歡喜一場。因為能夠晉級決賽的女孩就該是像費歐娜這樣出色的貴族大小姐才是。我注視著王子身後螢幕上費歐娜的照片,想著縱使我再怎麼反感她,她的優雅聰明和高級品味的確是不爭的事實。

名單至此,名額已所剩無幾。

「貝戈,投資公司聯席董事/ 陸伊玲,壹品大飯店服務生/李秀美,網店店主/韓娜娜,職業馬術選手 /塔希拉·陳 考古專業學生/ 凱麗,博士,龍產品研究員。」

這時,王子乾咳兩聲,說道:「現在還剩最後一位佳麗——」

在場的觀眾仍緊繃著神經,屏息凝神,洗耳恭聽,等待這位最後的幸運兒是誰。我已無心聆聽,媽媽也落寞地刪除了手機上的詐騙訊息。

這時,王子鄭重地宣佈道:「袁恩地,家政系學生。」

恍惚間,我似乎幻聽到了自己的名字,頓時嚇得不輕,一抬頭,王子那炯炯有神的雙眸好像正穿過屏幕,緊緊地注視著我。

而他身後熒幕上的照片正是我,穿著費歐娜高級裙裝的我。

剎那間空氣凝固,時間靜止,我和媽媽許久都沒有回過神來,難以置信這是真的。

我們緊盯著熒幕,那的確是我。

名單公佈完畢,直播現場一度陷入失控的混亂中,有不少女孩因為承受不住落選的失望,在觀眾席上不管不顧地嚎啕大哭起來,甚至還有女孩因為劇烈抽泣至昏厥而被抬出現場。

這位站在台上的英俊王子顯然對台下此起彼伏的哭聲感到無所適從,措手不及。

他趕忙走下台,試圖伸手安慰著這些情緒失控的姑娘們,但是隨即女孩們就緊緊攥住王子的手不放,皇宮侍衛不得不為保護王子而推開狂熱的女孩們。

鏡頭里,王子的大掌沾上了女孩們晶瑩透亮的淚水還有鼻涕,可他還是不滿地指責侍衛們:「不,不要對女孩子那麼粗魯!你們那樣會弄傷她們……」

正像這陣騷亂無法平息一般,我和媽媽心頭難以言喻的激動也難以平息。

我轉過頭,看到媽媽正淚流滿面對著我笑,她上前緊緊地擁住了我,一個勁地説:「太好了,恩地,是真的!太好了!」

媽媽喜極而泣,摟住我泣不成聲。

直到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媽媽罩了件衣服,擦乾淚眼,伏在門板上透過貓眼看是誰來了。

隨即她打開門,身著制服的兩位皇宮侍者捧著花束和方形蛋糕踏入了我們逼仄的小屋,一下把狹窄的門廳擠得水泄不通。

小巧的禮花綻放,使者將方形邀請卡親自遞到了我手中。

「祝賀妳,袁恩地小姐!」

我打開信封,裡面我的名字是手寫字體,媽媽就挨在我身旁,用哽咽沙啞的嗓音一字一句地欣喜讀道:「親愛的袁恩地小姐,衷心地祝賀妳晉級海選王妃決賽,成為二十三位候選王妃之一。敬請乘坐皇家特派專機於明日晚八點前抵達皇宮,屆時會有專人接應。王子方凌天期待恩地小姐的到來。」

落款是王子瀟灑的親筆簽名。

在這個不眠之夜,媽媽和我誰都沒有絲毫倦意,吃了方塊蛋糕果腹後,她就通宵幫我打點行李,翻箱倒櫃著要從衣櫥里,抽屜里親自揀選出還算上得了檯面的衣服和日用品幫我裝入行李箱。

「這回可不能再穿費歐娜的衣服去了,畢竟她也和妳一樣在候選王妃裡面。」

媽媽說這話時,毫無愧疚懼色,她莫名地眉飛色舞,傲氣十足,暗藏的潛台詞不言而喻。

而我趁著媽媽忙活的間隙,悄悄躲在了洗手間里給承勛哥和承美都撥打了電話,可意外他們兩個居然誰都沒接。

這通未接聽的電話意味著什麼呢?我輾轉反側,腦海中卻時不時交織著王子親口念出我名字時的鏡頭。

確認晉級入選的得意欣喜,交雜著未辜負媽媽的安慰踏實,再加上愧對承勛哥的苦澀內疚,我的心頭其實五味雜陳,繁複凌亂。

就這樣一宿未眠,我睜眼居然一下到了早晨。

《錦心綉口1》電子書內頁

閱讀本書《錦心綉口1》


錦心綉口皇室羅曼史系列書目

meitu-prince.png

方凌天

方國王子

方國王子,王位第四順位繼承人。高大英俊,正直勤勉。王子在選妃前就深深愛上了善良的她,他費盡心思要讓恩地進入方宮,只是為了一心一意地報答她,保護她,寵愛她…

11meitu-endi.png

​袁恩地

方國灰姑娘

因為家境貧寒而被母親催促報名參加選妃的平凡少女。溫婉可人,個性單純善良,擅長做豬排飯的她在餐廳打工,補貼家用。對自己闖入選妃決賽感到不可思議,對王子的心意尚且一無所知,和王子互動也讓她格外緊張害羞……

讀者支援表單 | 填表後琴研會在24小時內回復您,或用右下角chat即時通訊直聯我
arrow&v

琴研作品在Google Play上架

meiyan.png

琴研

​電子書作者

我是一名來自方國的自助出版獨立作者和多國語學習者。方國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君主立憲製新興國家,我們的民族以與生俱來的浪漫主義著稱。

出生成長在方國的我,從兒時起就熱衷搭地鐵遊方國,便利的地鐵系統遍佈方國全境,我深深熱愛這片國土。懷揣著小說家夢想的我在創作中把方國地標和風情都融入其中,並像單字地鐵站名那樣,也用單個漢字作為書名。

長大後的我一邊在線上教外語,製作外語學習書,一邊創作熾烈煽情的羅曼史。每每遇到困難,我就思考方案,學習技能,嘗試各種辦法解決問題。寫作,美工,代碼,電子書和網站製作等都由我親手完成。

為了維持生計也不辜負夢想,我爭取到為方國多個品牌杜撰情色羅曼史進行品牌塑造和故事營銷的寫作機會,雖然始終反響平平,但持續寫作多年後,我還是迎來了寫作生涯的轉折點。在方國王子選妃活動開幕之際,我有幸被方國皇室指定為選妃活動撰稿人,記錄這一羅曼蒂克盛況。

目前我和退出黑社會的丈夫,孩子們,還有一隻豬生活在方國。

half资源 1.png

Written,Designed & Powered by 琴研

​©琴研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21

half资源 4.png

Written,Designed & Powered by 琴研

​©琴研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21